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哲嘉 > 秋游塔斯曼尼亚岛(四)爱情火炉与秘密花园

秋游塔斯曼尼亚岛(四)爱情火炉与秘密花园

 
爱情火炉与秘密花园
 
文字 / 摄影 :哲嘉
 
 
新娘从天而降
 
我的注意力被一声惊呼吸引过来,回头,同行的简正在院门口和一位高个女子紧紧拥抱。那女子裹着宽宽大大的深蓝色的大浴袍,头发蓬松,黝黑的皮肤已显松弛,鹅蛋脸上布满岁月的痕迹,但那大大的眼睛、笔挺的鼻梁,分明是希腊雕塑的造型。她身后,是位头发金黄肤色白皙的先生,有些羞涩,背微驼。
 
和简拥抱后,蓝袍女士又藏在院门外,紧张地等在那里!伊恩、盖尔、马克,凯特等人出来了,同样的惊呼和拥抱。显然,大家都是熟人。
 
一阵热闹之后,友人向我介绍,这位从天而降的浴袍女士就是我们要参加的婚礼的新娘文迪,金发先生是新郎菲尔。他们也有一辆GMC老爷车,也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。因为他们向俱乐部的成员们发出婚礼邀请,才有了俱乐部特别安排此次昆士兰之行。
 
文迪说:当她知道我们到了这家咖啡馆,便想来给我们一个惊喜,菲尔怕晚了赶不上,急着出门,她便裹上浴袍上了车。
 
听着对话,我在心里暗暗讶异:知道要参加婚礼时,并没多想,可骤然与像是老夫老妻的新郎新娘不期而遇,欢迎仪式又是如此的不拘一格,还是觉得很意外。踏上这个回荡过南极大陆古老而遥远的风声的岛屿刚刚两个小时,就有这许多不可思议,这会是一个怎样的旅程啊!
 
乡村新家
GMC车队向菲尔的新家进发,没开多远,艾伦的车就挂不上四档了。几位司机在步话机上商量了几句,便作出了决定:艾伦把车开到菲尔的修理厂去,其余的车照样去新人的新家。
 
原来,菲尔是汽车修理场的老板,他的修车技艺在当地颇有名气。菲尔不仅修车,还收来各种老奔驰Smarter和老克莱斯勒PT车。因为大多是抛锚弃置的,几乎不用成本。菲尔把这些车修到能开了,便停在院里,租给岛上的背包客使用。我们在这里的几日,菲尔会让俱乐部的朋友们免费使用他的车子。
 
 
新家离这里不远,路上有一些农场、果酒场,漂亮的酒庄,很快就到了他们的新家。一进院,果然看到几辆奔驰Smarter、克莱斯勒PT车,还有一艘旧船停在那里,后面是长长的木柴垛。
 
 
在菲尔的调遣下,GMC大房车在院子的的一侧一字排开,与菲尔的那辆原本停在那里的房车车身对齐,间距调匀,车头一致向着院子,很是壮观。院子实在是大,几辆大家伙排在那,并没占去多少空间。在我这个城里人看来,能拥有这么大的院子,着实令人羡慕。
 
我们下车,随文迪和菲尔参观他们的新家。
 
 
房子是新翻修的。墙壁雪白,家具崭新,新房子被布置的雅致温馨。客厅的主墙上,满满是文迪和菲尔的照片,一颦一笑,浓情蜜意。主题很明确:爱。
 
挂在卧室门前的这枚“心中有心”的“木心”上写着:心所在,即是家
 
挂在排烟机上的木牌上写着:最好的朋友,让好时光更好,让艰难变得容易。
 
这个小装饰上的文字是:特别的姊妹,尽情嬉笑,偷偷哭泣,历经流年的友人。
 
床侧这盏夜明灯在说:梦着,活着,爱着。
 
早就发现,或许因为人少,又或许因为移民不多,澳洲乡村小镇比大城市更干净,也常常更具风情,就像在这个乡村新家感受到的。文迪很会布置,那种雅红、灰、白搭配的色调,太让人舒服了。家里的每个装饰都透着温暖和爱意。
 
 
 
路过厨房,文迪让我们自己照顾自己的茶和咖啡。正弄着,菲尔带着男士们来了,他讲到这宅子是三年前买的,房子太旧,他自己动手,大修大改,连结构都做了调整,完成了彻底翻修。他细数哪面墙推倒了,哪里被拓宽了等等,男士们都听的津津有味。在澳洲,改建房子是很多男士的爱好,其热度不亚于中国男士对于政治的热衷。听说外面的露台也是他加建的,我便出来细看。
 
 
那是与房子后门相连的带棚顶的木质露台。上面居然烧烤炉、比萨炉,冰箱彩电音响、野餐桌椅、酒桶吧桌和吧台之类的一应俱全,煤气暖炉依然点起,几个人在那饮酒闲聊。文迪给我们一一做了介绍。身材苗条,穿粉色浴袍,带眼镜头发花白的女士,是文迪的姐姐。(看来穿着浴袍见客人在这里满常见的)皮肤白皙、眼睛小而圆、有些啤酒肚的男士,是文迪的姐夫。还有两位男士,是菲尔的朋友。这些人都是从维多利亚省和我们一样搭乘塔斯曼尼亚号,为参加婚礼而来的。
 
还有一对老夫妇,一副很满足、很幸福的样子,给我的印象最深。他们告诉我他们都已八十开外了,我吃一惊。老太太苗条慈善,老爷子的眼睛精亮,完全没有八十岁的衰垂老态。老两口是文迪的亲戚,在本地的苹果园里干了一辈子,已四世同堂了。我问他们这四代的大家庭共有几口人,他们一时答不出来,老先生说,回头告诉你。
 
 
他们只到澳洲大陆上去过一次,对小乡村生活,相当知足。他们说这样的小镇,谁都认识谁,哪家事情大家都来帮忙,踏实安全,房子不用锁门,也没有贼。他们只到澳洲大陆去过一次,觉得那边不一样,生活不放松,人也紧张。我想起我认识的一位当年从越南投奔怒海来澳的朋友说起,他刚来的时候,悉尼也是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有次他走在路上,有车停下来问他去哪里,他说去找工作,对方就让他上车,还带着他去找工作,他终生感怀,非常怀念那时的悉尼。他还说路不拾遗的悉尼是一去不复返了。是的,那样的悉尼,确实是一去不复返了。好在塔斯曼尼亚还在这里,与大陆那边的都市,隔了海峡,也隔了时光的侵蚀。我忽然感到时光倒流,自己置身在从前的澳洲,那个没有贼的慢节奏的澳洲。
 
爱情火炉
 
露台前有个特别引人注目的超大的篝火炉子,直径一米有余,炉底有烧过的灰烬,大炉子上方,斗笠状的烟罩子连着通风烟筒,炉壁上居然镂空刻着:一颗心,一个笑脸,一个惟妙惟肖的裸体女人体......我正看着,文迪告诉我说,这炉子是菲尔亲手打造的,图案也是菲尔自己刻上去的。她又带我们看炉子的另一边,那有W和P交叠的图案,那是文迪(Wendy)和菲尔(Phi)名字首个字母的缩写。
 
 
温迪温情的说,你永远不知道菲尔会做出什么事来,她的上个生日,菲尔把她的照片刺在自己上臂上,做为给她的生日礼物。
 
 
我已看到菲尔上臂衣袖下露出来青红彩色美女刺青,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文迪的像。正说着,菲尔刚巧过来,我便申请看刺青,菲尔撩起T恤袖口,给我们看了刺青的全貌。又只给我看他的手腕,那里有着和炉子上同样P和W的缩写,菲尔这是把自己和文迪交织在一起,刻进他的肌肤,与他血肉相连。
 
 
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。菲尔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。行动多,言语少,表达感情也用行动。
 
菲尔放下衣袖时,笑了说,温迪的今年的生日,他没的可送了,就索性送个婚礼当礼物。我们都笑了!我笑着说:这礼物,动静有点儿大!大家都笑了。
 
他们都不再年轻。文迪的皮肤状态让她很显老,脊背也不再挺直,而且烟不离口,酒不离手,说起话来一副老烟嗓儿,显然是烟酒长期熏染而成。但这都不妨碍菲尔的爱。华语世界的“老牛爱吃嫩草”,在他们身上完全不适用。
 
这让我想起在美国硅谷的一个酒庄遇到的一对老夫妇。
 
 
两人在花园深处,坐在树荫里对饮,优雅愉悦,相当默契,十足的夫妻相。那平和宁静的气场,让我和闺蜜们心生羡慕,就和他们聊了起来。原来,老先生90岁,老夫人83岁,他们是在养老院里相识的,认定彼此,就喜结连理,结婚刚三个月,可他们给我们的感觉像是一辈子的老夫妻了。
 
 
老夫人笑着告诉我们:真正的爱情与年龄无关,与灵魂有关。说的正好!这话用在菲尔和文迪身上也刚刚好。
 
秘密花园
 
文迪又领我们到院子的一角,菲尔的工具房旁,是为孩子们准备的游戏小屋。
 
 
还有为婚礼客人特别租用的两个临时厕所。可文迪特别带我们看的,却是另一个临时搭建的尚未启用的男厕,因为厕所里的被“射击”的目标位上,居然被画上了靶环!看得大家哑然失笑!菲尔的内心原来是个大顽童。
 
 
简催着文迪去看文迪的秘密花园。文迪就带我们这一大波人转到房子的另一侧去看她的花园。花园藏在大树中间。简是园艺大家,一直在留意花草的种类和长势,而我却被脚下那些散落各处的童话人物吸引了。
 
 
 
从没见过哪家的园子会有这许多长翅膀的仙女,开会的开会,打跷跷板的打跷跷板。还有仰面朝天的小刺猬,打着秋千的小兔子,红帽白点的蘑菇房,打伞约会的青蛙,开着红花的蜗牛,倒地的枯木里钻出的田鼠的头,等等等等,简直就是一个童话世界大全。貌似沧桑的外表下,文迪有颗小女孩的心。
 
从花园回来,八旬老先生笑眯眯的递给我一个纸条,条子上列出了他家每人的姓名,四代总计28口人。老先生说,条子你留个纪念吧!我赶紧收好了纸条。
 
 
菲尔用独轮车推来大快的木柴,放到大炉子里。俱乐部的川瓦发现独轮车是电动的,便忍不住推将起来,开心的像个孩子。他过足了瘾,又号召:谁来试试,我便自告奋勇,也去推了独轮车。这车前进、倒挡,车闸和速度控制,应有尽有,与记忆中的独轮车是两回事了。
 
 
这当儿,炉中的柴火已经燃起来了,院子里的氛围立刻活了,暖了!一直到我们的房车队离开这个院子,这炉火每天都会燃起来。
 
我在火炉旁坐下,看着火焰升腾,爆裂,生出的火星噼啪作响,随风向上窜起,欢腾后寂灭消失,完成了短暂的生命。我忽然对这些木柴有些心疼:每颗树一年一个年轮的生长,要长上很多年,才能长到能劈成这么大块木柴的体量,就在这么某一个院落,某一个黄昏或夜晚,就这么一把火,烧了,成灰了......我们血肉之躯不也与树木一般,生命的种子被无意间播下,被命运所激活,被血脉所滋养,降生于世间,历经过风雨,之后衰老和死亡,与木柴一般,在与火焰共舞后,化身为尘土,回归到大地。
 
 
这是平生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与火焰呼应,全身心观照火焰的舞蹈,有种说不清的情愫在涌动。或许,火焰唤起的是一种潜意识里久远的记忆和古老的情感吧!
 
 
第四篇完,本文待续,感谢阅读,欢迎关注!
 
(本贴照片皆为哲嘉拍摄)
 
《秋游塔斯曼尼亚系列游记》链接



推荐 1